馬來西亞的故鄉情。中國的中華情。臺灣的本土情

蔣勳分享《流浪者之歌》‧“救贖是傾聽內在聲音”



cehw130109c08

(吉隆坡10日訊)台灣美學大師蔣勳說,很多文化都覺得肉體上的痛,是達到心靈淨化的配備。我們通常會看到肉體的痛,不太容易看到心靈的痛,心靈上的受苦與痛大概是比肉體上的痛更艱難,更難以度過。

他說,“肉體上的痛會不會是一種轉移我們心靈上的痛的方法?Siddharta 的苦修告訴我們那只不過是一個過程,並不是追求生命真理的最後的結論。當Siddharta 跟 Gautama(佛陀)告別時,意味著他知道救贖是自己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不會有外在的聲音去進行救贖。"

根據佛教故事改寫

蔣勳昨晚在“悉達多‧細述《流浪者之歌》"講座會上,分享了德國作家赫曼˙赫塞據佛教故事改寫而成《流浪者之歌》原著小說,為讀者講述小說的創作背景、內容以及小說所帶出的意義。

他也說,“我們今天都有幸在人類文明的交匯點上,我們的身體其實可以像達文西所畫的人體那樣不斷向外擴張,也可以向內靜思,它完全不衝突。"

“赫曼‧赫塞在1922年創作了一部名為《Siddharta》的小說。這部小說講述主角從皇宮裡出走,為了修行而告別父母。它的內容都讓我們聯想到佛陀的故事。"

他說,這個小說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的名字,當我們看到Siddharta時,會立刻想到佛陀的名字——悉達多。但是作為小說家的赫曼˙赫塞卻將佛陀的名字——Siddharta Gautama分成兩部份。

cehw130109c07

作者把人分成兩個自我

“年輕的Siddharta有一天會看到人人敬仰的佛陀(Gautama),作者把人分成兩個自我,而這兩個自我在對話。我們的身體裡存在一個不斷往上追尋的我,另一個是在現實當中這麼多牽掛的我。這個小說把人物分成兩個部份來談,是要告訴我們,他要走他自己的路。"

他說,離開了世尊佛陀以後的Siddharta墮入紅塵,他與妓女為伴,之後又成為斂財的賭徒,要完完全全的去體驗這個世俗的世界。赫曼‧赫塞要帶出修行路是多麼的艱難,是必須經過許多探索的過程。而不管是在任何狀況下的Siddharta都不停在孤獨中的思索,思索並不曾斷過。

蔣勳說,觀眾將在《流浪者之歌》這支舞蹈裡看到許多肉身。這些肉身都處在狂喜或劇痛的層次當中,而劇痛與狂喜的零界點其實很靠近。

蔣勳也在講座時向出席者展示了佛陀苦修像、思維菩薩像等等雕塑品的圖片,讓出席者大開眼界。

這場由星洲日報、馬來西亞佛光山、雲手基金聯辦的“悉達多˙細述《流浪者之歌》"講座昨晚在八打靈再也星洲日報總社B2禮堂開講,共吸引了近500人出席。

cehw130109c22

 

資料來源:星洲日報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