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故鄉情。中國的中華情。臺灣的本土情

馬來西亞人創作 Malaysia Willy Wong 《遊園京夢》


《遊園京夢》

午夜夢迴看見紅臉藍臉
濃妝豔抹蹬足木質樓台
左右揮動衣擺拎頭怒視
熟悉的語言唱聽不懂的話

一縷青煙模糊她視線
千古文化已隨之風化
戲笑人生世間喧嘩
鑼鼓響處我是誰


我從哪兒來
要走到哪兒去
來回踱步的人兒你可曾疑惑

誰丟失了眼淚
凍結了誰的美
盲目膜拜異族文化已面目全非
還自醉

Rap
我們是披著黃色外皮的變形人
說著穿著在於顛覆你的想像
科技全球化讓我開始分裂 陌生 陌生 又混亂

夷人之祖宗 必先去其史
不朽的文化已是提筆忘字
燈火闌珊何處是我家

**********************************************

點評

借觀賞京劇後的感悟,寫新馬華人的文化失落感。

「熟悉的語言唱聽不懂的話」「不朽的文化已是提筆忘字」
這兩句寫新馬華人的文化失落感,真是貼切極了。語言雖熟悉、文化雖不朽,但是欲聽而忘言、提筆而忘字,仿佛曾經熟悉,實已悄悄遠去,兩相對比,張力十足。不變的語言和文化,與已變的語言文字能力之矛盾互相對照,陌生與熟悉在拉扯糾結,最後歸於失落的悵然,不禁讀罷長歎。

「一縷青煙模糊她視線 千古文化已隨之風化」一句,寓深意於美景。
一縷淡淡的煙塵拂過眼前……初時未曉何事,只覺眼前一片迷茫;細看時才驚覺,原來是深厚的千古文化正隨風飄散。
深遠厚重的文化,竟已可被輕盈的風兒吹走。曾經珍貴的一切,如今已不足道矣,所謂「不可承受之輕」莫過於此。

「鑼鼓響處我是誰」,是喧鬧中的失落。
「燈火闌珊何處是我家」,是美麗中的失落。
「來回踱步的人兒你可曾疑惑」,是失落中的失落。

前幾句寫京劇場景也很生動。
「濃妝豔抹蹬足木質樓台」,色彩斑斕的動作和單色的舞臺背景。
「左右揮動衣擺拎頭怒視」,輕衫揮舞的柔情和刹那扭頭的陽剛。

http://tw.streetvoice.com/music/WillyWong/song/156909/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