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故鄉情。中國的中華情。臺灣的本土情

潘健成:每天把每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做成第一筆大生意─群聯真正做成的第一筆大生意,應該是隨身碟的系統控制單晶片,這也是全球第一顆USB快閃記憶體的系統控制單晶片。

早在慧亞時期,我們就從報紙上看過國外的相關報導,那時,楊俊勇還說了一句話:「這做了要賣誰?」對啊,做了要賣誰?於是也就沒人再提起這件事。

等到群聯成立後,碰巧有位從事貿易的客人提起,說是有人要這個東西,問我們能不能做,我說很簡單啊,兩、三個月就可以了。於是,歐陽志光和研發團隊開始埋頭研究,很快就做出來了。

東西做出來後,客戶也找上門來了。既然要賣東西,就得報價,我只知道成本是三塊多美金,但到底要賣多少錢也搞不清楚,於是,我隨口跟客戶說要十二塊美金,沒想到對方竟然一口答應,哇,反而是我嚇了一跳。對方連下兩次訂單,第一筆十二塊美金,第二筆十塊,總共賣了兩千顆IC,賺了六十幾萬,那時候好高興。

其實,這個價格是我亂開的,純粹是試探性質,事後想起來,覺得自己膽子也蠻大的,但人窮啊,公司賠錢,不然怎麼辦?那時候只要讓我賺到五十萬就很高興了。不過,後來我卻發現,對方拿著我們的晶片,再去買快閃記憶體來組裝,做出來的隨身碟成品竟然可以賺到五十塊美金。這是很簡單的算式,IC賺八塊,成品賺五十塊,請問你做哪一個?當然是成品。於是,為了多賺錢,我們也開始做成品。

成品對我們來說是完全没有經驗,要去學習摸索模具跟塑料的知識及技術,但是,那時候公司裡頭沒有人會,就叫一位工程師趕快去找工廠、去問。我記得初期成品的訂單很少,都是做直銷,工研院買十支,另外那個客人買五支之類的。當時隨身碟是全新的產品,來看的人都說好,但太貴。

那時候組隨身碟的過程也很好笑,都是工程師用刀片割,用三秒膠黏,像做家庭手工一樣。因為我們都不會,只能從頭開始學。後來有一次,突然進來兩千支的訂單,兩千支不可能再用手工做,就開始到工廠去打件,但在組裝上出現很多問題,工程師只得到工廠去看,去解決。

從隨身碟的單晶片開始,群聯的業績終於好轉,二○○一年就開始獲利。雖然開始獲利,但在創業初期,內心還是很害怕,每到年底就會擔心:「明年怎麼辦?看不到耶。」

資料來源:1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