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故鄉情。中國的中華情。臺灣的本土情


01.
三只小白羊衔草入世
两头花豹子身苦如玉

鱼来燕去,草原历历
人间的轮回多半闲置

我前世的热身子啊
冷落了今生的你

02.
半日青草的面庞和腰身
远隔头生儿子
听见九眼泉水叫门的声音
类似大半母羊携美撞钟

谁的一夜无眠做了你的伤心

03.
我见过一个密宗修行者
坐在漂浮于湖面的一片树叶上
夜夜朗读内心

我知道有人能够进入我的梦境
并在梦中把我的灵魂
带去远方旅行

04.
世人都在呢,你去了哪里
诸佛都在呢,你去了哪里

所谓悲欣交集,通常只限于
黄昏被一匹病马的身体压得很低

05.
水声入井姊妹净
刀敲落草青海东

法王做了牧羊人
马卧深秋身子轻

无边岁月中,谁是那个
被我白白疼爱半生的空空背影

06.
我在人间找你的过程
真像是去茫茫宇宙中投胎

为何我每次来到世上
你都不在

07.
一马一生涯。时光之马
遥念开遍山南的灼灼桃花
美如白拉姆女神的粉红色面颊

记忆,欢迎回家

08.
我之所以有时哭泣
是因为百世轮回中
你我之间常常隔着茫茫人世

09.
仁波且:珍贵的人
肤如羊脂腰似草
让我的一世零乱和伤心无处可逃

而你是大道,一个女妖

10.
羊羊羊,相爱在高冈
正在经历一场雪灾的世人
横渡苍茫

马马马,盲婚哑嫁
隔山互念、遇水相忘的
亲亲的咱俩

11.
天天天蓝。人间的面
见一面少一面
古格姑娘依旧腰身如箭

羊不见面马见面
佛不常见你常见
不弃生死,不离涅盘
一年又一年,一堆破门板

总有一次鹰飞会让我们泪流满面

12.
胡天胡地胡马
一队去往新疆,两匹远在拉萨

我把人世认作家时,你去哪儿

然后才是旧时胡笳吹疼了天涯

13.
四月裂帛

时日跌倒的声音

14.
羊角儿尖,牛蹄子圆
无事不到你门前

类似满脑袋月光误闯羊圈
美好人间,空余一世零乱

15.
一筐巴珠连夜运走
两只小手反目成仇

此间我命堪忧、匹马奔走
此间井水念旧、天下大愁

16.
强盗妻子的短暂忧伤
婚姻睡坏的半个心跳和肩膀

情歌内部的永恒宝藏
隐秘对称的乳房和午夜月亮

17.
白猫儿跳在藏柜上
黑猫儿蹲在腿上

象雄古国,七个帝王
趺坐于当惹雍湖面上的七万吨光芒

铁石心肠,如何安放

18.
穿花戴银,为爱裸身

马蹄带铁,可消永夜

19.
三块藏银四两油
疼死个人的嫩肉肉
稳坐心头

爱情一堆你一堆
小小羊儿为了美,排队饮水

心上人顺流而下的
一团心灰,伤了羊的胃

20.
因物赋形,佛度有缘人

众法器一副丰乳肥臀
百万僧众与你预约来生

21.
入夜饮马,黎明磨刀
世事如乱草,茎茎催人老

岁月飞跑,一把短藏刀
我一生的好时光引颈就屠

22.
良夜良人与时俱黑

半宿心疼为你裸睡

23.
风寒伤身,水寒伤心
大地寒凉动骨伤筋

一个人在天空中种下自己
却在我的命里留下了深坑

24.
身娇肉贵。鸟飞即美
鸟有一个统一的地址叫飞

当年华老去,我能否
从一生之中择出三次鹰飞
摆上你家碗柜

25.
一株青稞俯身问询
两朵格桑探头亲吻

亦农亦牧亦新婚,两个旧魂灵

谁是这世上我最该见面的人

26.
夕阳如妻,儿女似鱼
作为一瓶饮料献出的身体
我打算褪尽人形,做你心爱的戒指

只是,那泱泱大国中被损害的佳丽
因何为谁穿戴着我前世的肉身
以及青稞和菩萨的香气

27.
佛来自印度是受人拜的
你活在世上是让我疼的

疼不好,瞎疼

像木头疼火,鱼儿疼水
两双短藏靴疼一次后悔

28.
三眼笨泉水遍饮天下
香日德小镇:爱情和一枚虫牙不能自拔

为藏医药典所秘传的藏红花
是大自然女士的漂亮指甲

现在光棍门前寡妇盛大
乳房开口说话,满嘴大金牙

一夜青草是我的命价

29.
没有永远的仇人
只有一世的朋友

谁能把神灵带回家去喝酒

30.
牛吃盐长力,羊食盐增膘

随风入草,好女惜腰
腰珍惜着良夜良人的亲切怀抱
我只枕着你的三声咳嗽睡觉

当脑袋去晒盐时,请脚走好

31.
藏式土掌房,一花一天堂

山羊绵羊都是羊,菩萨心肠

抬头仰望,别浪费了月亮

32.
远方如病,病入我心
此心此病主要由你构成

凡药三分毒。一大堆歌舞和幸福
面壁观修绿度母

大静似鼓,擂我肚腹

33.
重死不重生,重情不重命
马帮驿道上的赶马人

小小法铃赎来你们抵押已久的神灵
以及我的一口袋病容

34.
你是马,你是天下

你是寂寞巨大
忽略了众生的生死和下巴

35.
好铁不打钉

时无喇嘛骑桶飞行

我和生存一荣俱荣
我和死亡一损俱损

36.
时无深浅精神短。迎送生涯
你和一个独眼兽医的短暂春天
挤到我们围坐的火塘边

点灯入夜,我原打算
与四只半老虎的命运抵足长谈
孰料其中半只没穿虎皮
且敬畏闪电

37.
那山岭奔行啊,树木飞驰
澜沧江水陡涨三尺

笨教法师的咒语被雨淋湿

38.
向鱼问水,向马问路
向神佛打听我一生的出处

而我呀
我是疼在谁心头的一抔尘土

一尊佛祖,两世胡涂
来世的你呀
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认出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