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故鄉情。中國的中華情。臺灣的本土情

故宮神思 Palace Memories


呼吸彷彿凝滯在空氣中,漆紅的厚重大門開起,歷史的記憶在思緒中驚濤駭浪。

S.E.N.S樂團用這首音樂為故宮做了很好的詮釋,前奏的緩慢像在一個深邃的山洞中聽見鐘乳石凝結的水滴滴下,滴在萬年形成的天然鐘乳石山洞,滴在磅礡千年的中中華歷史。前奏的等待是一種期待,在主曲旋律出來時,帶出了故宮的雄偉和大時代歷史的磅礡凝重。主旋律的磅礡大氣,在推開故宮的漆紅大門那刻完全的流瀉出來,彷彿開啟塵封已久的記憶,讓人對故宮不禁的肅然起敬。

氣勢磅礡的宏偉,是血汗的代價;多少的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是戰爭的代價;所有的功臣都應該像枯骨致敬,一將功臣萬骨枯的這句話一點也不假,或許那一將功臣也不過是萬骨的代表。磅礡的旋律進入一段深幽的旋律,彷彿故宮紫禁城遭外敵大肆侵略,帝皇縱然無奈也只能暗自啜泣。

音樂的變換讓我想起了南唐李後主李煜的兩首詞中的詞句,也映襯著這樣的旋律心境。主旋律就像《破陣子》中的「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的氣勢,一時氣吞如虎,金戈鐵馬殺敵於滾滾黃沙的沙漠之中;而進入深幽的音樂是從興盛到衰敗的階段,依然是《破陣子》中的「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我覺得這首音樂聽到最後有一種歷史的蒼涼與落寞,那種千古悠悠和冷情幽幽的感覺是相對的。縱然是強盛一時,卻未能強盛一世,每個朝代的興亡就像政黨輪替,那種輪替彷彿輪迴,才能在亙古的歷史長河中生生不息,而中華民族卻在朝代輪替中仍是最古老的民族。我想起了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

「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這首音樂很凝重,凝重的感覺或許是源自於歷史的沉重吧,但歷史又有輕盈曼妙的嗎?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